您的位置::乐福娱乐网 >> 最新文章

深度解析国家收储是否成乳品产业链解困良方乌仁娜

时间:2019年10月09日

国家奶粉收储计划相关报告和资料已递交国务院,预计收储方案最快将在下个月底出台及启动。多名乳业内部人士及专家纷纷向记者表示,国家收储奶粉对于整个奶粉产业意义深刻,但这也是在特定时期的特定做法,长期操作下去并无必要。此外,还要注意在实际收储过程中面临的以次充好、过分依赖收储等问题。

内忧外困 乳品库存惊人

国家收储全国库存一半

“国家不可能各个省市、各个企业都顾及到,只能尽可能平衡。且我们的数据还不完整,前几天还有三家企业突然告诉我们有库存但没上报。这次我们希望国家能够收储15万吨左右。15万吨已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企业的问题了。”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常务副理事长牟静君表示。

据悉,国家奶粉收储计划很可能分两期进行,一期收储量为5万吨,通过贴息贷款方式进行。国家以2.9万元/吨的价格采购奶粉,给予企业5.31%的贴息,相当于给企业每吨每年补贴1500元。二期收储量为10万吨,国家直接收储,每吨收储价格为2.4万元/吨。

展开奶粉收储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全国奶粉大量库存。根据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递交的库存汇总,目前各企业共有库存超过30万吨,此次收储15万吨奶粉占到库存数量的一半。

“三聚氰胺”事件发生后,中国乳业消费市场受到严重打击。无人消费的大量乳制品现在都堆积在乳企的仓库中。虽然今年一季度以来,多个报道纷纷指出,经过8个月的努力,中国乳业已从危机中走出来,生产和市场都得以恢复,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。

国家统计局的一组数字似乎给中国乳业注入了一针强心剂:今年2月份,全国规模以上乳制品企业工业总产值同比增长9.03%,其中奶粉产量更是增长了22.7%。从产量上看,中国乳业正在走出困境。

但拿出销量成绩单,很多企业却无法露出笑脸。虽然多家企业都宣称一季度的销量较去年同期增长了两倍,光明和伊利的一季度财报也显示实现盈利,但在市场调研者的眼里,这些都是企业的营销手段。

中国农业大学教授、现代农业产业体系首席专家李胜利表示,根据全国原料奶的收购量,整体乳业市场恢复估算大概在70%-80%左右。“根据我们对终端市场的调查,我估计市场恢复还不到80%,远没到部分企业宣传的所谓90%。”中国奶协常务理事、广东省奶协原副会长王丁棉表示。

牟静君在恢复数据上更为悲观:“有的企业、市场可能已恢复到了70%-80%,但有的企业和市场预计只有50%。出口更是不堪。我去广交会想了解中国乳制品出口为何如此之难,结果广交会的乳品展台就冷冷清清的4个展位。我总结了一下,出口难主要有两方面原因,一是‘三聚氰胺’事件影响太大,另外是海外市场受金融危机影响,本身消费力下降了。”

今年1-2月,中国乳制品出口9629吨,比上年同期下降44.5%。与此同时,第一季度进口奶粉6.6万吨,同比增长83%。产量增长,国内市场难以恢复,海外出口萎缩,造成了乳制品大量库存。

国家收储 巨头乳企受益

初步圈定30至40家乳企

在乳制品产销严重不成比例、库存积压严重的情形下,国务院通过一项针对乳企高库存的政策:中央将安排30亿元建设投资以支持生猪和奶牛标准化规模养殖小区建设;扩大奶粉收储规模,并将原料奶收购贷款贴息政策延长至2009年12月底。国家收储奶粉在猜疑和不确定中将得以实施。

一家乳企的高层表示,包括他在内的多家国内乳企的高层此前都认为,国家只是采取补贴的方式扶持乳企,因为前期国家已以贴息方式拨过一笔钱,且资金已到位,没想过还会采取收储的方式。但这种方式无疑解决了企业的资金周转难题。

很多专家认为,中国奶业市场已出现非常严重的产销背离局面:一方面是产量同比增长迅速,另一方面是市场仍然疲软、难以复苏。企业的投入没有最终回收,造成了严重的资金链断裂,影响了生产,许多企业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。收储计划对于遭受打击的乳企来说是“久旱逢甘霖”。

谈及该收储哪些企业及哪些省市的库存时,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估算,此次奶粉收储将惠及17-18个省区,涉及乳企数量在30-40个之间,或者更多。企业可以消化20%左右的整体库存。业内普遍认为,市场占有率高、库存大的乳业巨头将成为收储的主要对象。

牟静君也认为,现在应该把市场好、库存大、口碑好、形成规模的大企业救起来。此外,国家及协会也会考虑一个均衡问题,边远地区的企业也是收储的一个很大对象。

李胜利表示,假如按2万多元一吨收,国家拿出的30多亿元可以大大缓解乳品加工企业的资金压力、库存压力以及部分奶粉快到保质期的压力,收储是一个利好各方的非常举措。

乳企犯错 该不该政府埋单?

收储根本原因是为救奶农

在各方呼吁政府进行奶粉收储拯救中国乳业时,部分专家当即表示反对,理由是乳企自己犯的错误,不应由政府埋单。但更多的企业人士及乳业专家则强调,乳业的产业链很长,奶粉收储最终要救的是奶农。

“为了拯救整个乳业市场,我们一季度打了好几个报告,如补贴、重振市场等,但从目前的情况看,收储应该是真正解决问题的办法。”牟静君表示。

牟静君分析:“我们递交给国务院的库存报告显示,经过协会调查,保守估计全国有超过30万吨的奶粉库存,这充分说明市场恢复能力不够,但企业在明知市场恢复力度不够时为什么还要生产呢?那就是要解决原奶过剩问题。”

牟静君表示,近半年来,因企业无法消耗,全国各地的原奶地出现了大批奶农杀牛倒奶事件。为减少此类事情的发生,国家号召企业大量收购原奶。企业收购原奶后,却面临卖不出去的问题,因此很多企业把原奶加工成保质期稍长的奶粉,这使奶粉的产量大增。奶粉本身具有有效成分浓缩、便于保存的特点。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也能体现这一点,2月份奶粉产量增速高达22.7%。根据乳制品工业协会的统计数据,越是大型奶粉生产企业,库存越大。

牟静君强调,国家收储奶粉,从表面上是为了拯救乳企,乳企有了资金,才能运作。但实际上奶粉收储的目的主要还是为了保护奶农,因为原奶的价格一直在暴跌。

中国乳业大战曾被称为“三光政策”。“烧光”就是企业为产品推广,不惜代价大肆广告宣传烧钱;“杀光”就是低价竞争,为抢占市场,不惜成本大打价格战,逼退中小企业;“抢光”指的是抢奶源。业内一专家透露,原奶紧缺季节,企业的收奶车都不敢在途中停车,因为一旦停车可能就有奶贩子强行抢原奶。

而如今,“三聚氰胺”事件严重打击了市场,奶粉、液态奶等终端产品销售疲软,导致原奶无人收购、原奶过剩,进而使收购价暴跌,奶农甚至杀牛倒奶。

专家预计,乳企在得到这笔收储资金后,为保护奶农利益,原奶价格可能止跌,但提高原奶价格对乳企来说会有压力。国家似乎已预见了乳业所面临的一系列压力,尽可能给乳企提供优惠政策。近段时间,市场流传国家将对乳制品行业实行增值税减免50%的优惠政策。

收储之后 奶粉如何消化

政府直接拉动市场消费

我国从来没有进行过国家奶粉收储,政策出台,如何运作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“我们已在递交给国务院、财政部、工信部等相关部门的文件里特别提出,由一个国家级的专业公司来操作。”牟静君表示。从目前来看,中粮集团、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等公司都有农产品收储和加工的经验。

牟静君认为,奶粉收储与其他粮食等收储并不一样,对储存的要求非常高。她提议,由国家贷款收储资金30多亿元给有实力的公司进行收储,然后与协会或其他部门配合这家公司一起完成收储。而为了节约成本,奶粉仍可以保留在各乳企的仓库中,而不需运输到指定储存地,待收储的奶粉卖出后,可从各乳企仓库中直接调配,结算方面由企业与收储公司自行解决。

李胜利对这种提议表示了赞同。他认为,如果国家收储后不立即通过多种方式消化这部分奶粉,那么这些积压品就会从乳品加工企业转嫁成国家的。只有有实力、有信誉、有处理库存经验的大公司才能做好眼下的收储工作。

此外,牟静君还把奶粉收储与食糖收储进行了对比。她认为,食糖的储存方式、储存条件、包装等与奶粉非常相似,国家也可以参照食糖的收储方式收储奶粉。

根据财政部、国内贸易部颁发的国家储备食糖财务管理办法,国家储备食糖由国内贸易部组织实施,中国糖业酒类集团公司负责具体操作,并及时、保质、保量地落实国内贸易部下达的进口、收购、调运和储备计划;国家储备食糖所需的资金,由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给予贷款,国产储备糖实行优惠利率,进口储备糖实行现行正常贷款利率。储备资金由中国糖业酒类集团公司统一贷款、统一付息。国内贸易部应加强国家储备食糖的资金管理,任何单位不得挪用储备资金。

据悉,国家食糖收储现在已通过竞价方式进行,这意味着价低者的库存更容易被国家吸纳。中国乳业协会理事认为,奶粉收储也可以沿用这种方式,相对统一价格收储,竞价方式更市场、更公平。

收储可以救企业,可会不会殃及国家呢?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也考虑到了这一点。“我们在提案中明确表示,收储的奶粉既要包括主要针对工业的大包奶粉,也包括很多消费终端产品,如配方奶粉等。这种分配意味着收储后的奶粉可以马上由国家调剂,配方奶粉可以直接给消费者食用。”

但东方艾格乳业分析师陈渝仍然对收储后的奶粉表示担忧:“假如未来几年国际上奶粉供过于求,进口奶粉价格远低于国内这些收储奶粉的价格,是不是这些收储奶粉就永不见天日了?且国家收储价格往往不低,国家的高投入会不会血本无归呢?”

面对这些疑问,王丁棉提议,中国可以效仿美国政府收储后的方式:一是收储后进行出口,政府给企业补贴;二是以政府的形式直接拉动市场消费。王丁棉分析,目前以企业行为出口很难,但有政府做担保,出口相对容易些。此外,政府还可以以军需、学生奶、扶贫、饲料原料等方式调配收储奶粉,不仅可以解决库存问题,还可以强壮国民。

我国收储政策运行多年,但多年来的市场波动表明,国家收储对于消化库存、解决市场供求的作用已越来越小,要建立稳定的农产品市场秩序,就要在生产、加工和销售三个环节综合采取调控措施。

“在上游奶源方面,农业部已清理掉了3600多个不合格奶站,这从源头就保证了乳制品的食品安全;在加工环节,各企业更换检验设备,在检测上的投资非常大;在市场终端,为了恢复市场,全国大大小小的抽查进行了1.5万多次。”牟静君透露。

太原京翰待遇怎么样

长沙京翰教育暑期

天津京翰教育师资

广州京翰教育简介

友情链接